<form id="fvzbj"></form>

    
    

          <delect id="fvzbj"></delect>

              • H5
              • 視頻
              • 視頻

              《深圳的腳步》第8期丨陳偉峰:“深圳百公里”,堅持是一種美,放棄也是一種美

              來源:大眾網發布時間:2020-09-26

                大眾網·海報新聞記者 張玉升 深圳報道

                陳偉峰 簡介

                1971年出生,浙江臺州人。1996年來到深圳,做軟件工程師11年,發起創辦深圳磨房網。2001年開始的“深圳百公里”徒步,就是由磨房網的驢友們自發組織的非盈利大型徒步活動,即將迎來第20屆,參與人員從首屆幾十人,到最多一次接近10萬人,現已被全國的徒步愛好者熟知,成為深圳城市品牌。

                走得瀟灑,痛得暢快,若非深愛,怎得長情。

                今年是“磨房深圳百公里”的第二十個年頭,因為疫情原因,原定的上半年舉辦,一延再延,延到現在,尚存變數。

                對于陳偉峰和他的伙伴們來說,該做的準備工作,一刻也沒有拖延,等待之中,一直積極應對不斷變化的新情況。

                延后的這幾個月,無意間,給了他們一段難得的深度思考時間,走到20周歲的“深圳百公里”徒步,未來何去何從?

                對于深圳而言,對于深圳市民而言,“百公里”徒步,早已不再是一場尋常的戶外徒步活動,它已經成為這座城市一年一度的戶外嘉年華,成為這座城市的一個符號,陪伴著太多深圳人走過風雨,走進記憶……

                對于我們而言,持續行走100公里,耗時兩天一夜,想想都讓人望而卻步,這樣一場由驢友發起和組織的“挑戰自我”的個人徒步活動,在深圳,如何成為一座城市的大型公眾活動?如何一走,就走了二十年……

                1、“百公里”首次:不經意的提議,不可思議的距離

                要說“磨房深圳百公里”,必須先說“磨房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在“磨房”官方網站,有一段“我們是誰 磨房是什么”的文字介紹:

                磨房網站建立于2000年6月,雛形是一群深圳驢友在樂趣園開設的名為“深圳磨房”的討論版……經過十多年的發展,磨房從一個簡單的討論版,現已發展成為一個提供論壇、圈子、活動約伴、相冊、二手裝備交易等服務的社區。

                陳偉峰告訴我,磨房這個名字,最早是他起的。

                之所以起這個名,原因很簡單,喜歡戶外運動的人,都互稱“驢友”,“驢子拉磨的地方,不就是磨房嘛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回到上世紀90年代末,戶外運動、互聯網,在國內幾乎同時興起,后者成為前者的加速器,全國多個城市的“驢友”隊伍,互聯互通,日益壯大,背包客、登山族、徒步者,成為一種時尚的生活方式……

                彼時,人在深圳的陳偉峰,是一名軟件工程師,工作之余,尤其是周末,總要放松一下,做什么呢?

                去爬山,去露營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深圳資源還是很好的,有山有!,陳偉峰說,那個時候去西沖海邊露營,沙灘上一片荒蕪,不像現在有那么多人,幾個人見面吃個飯,說去就去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  最初十幾個人,論壇先聊,線下約見,慢慢的,同路人,越來越多。

                年輕的城市,年輕的人,總有著年輕的沖勁和激情。

                2001年的一天,網友“行云流水”在論壇發了一個帖子:

                “我想徒步100公里,24小時不間斷地行走,從海上世界一直走到東涌,有沒有伙伴一起走啊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原來,“行云流水”想去參加香港的“毅行者”(香港規模最大的遠足籌款活動),去之前,總要拉練一下,于是誠邀深圳的同行伙伴。

                他還提出一個很吸引人的口號:用腳步丈量深圳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徒步100公里?這怎么可能?”

                看似不經意的提議,猶如油條下熱鍋,一下子激起熱烈的討論。

                也難怪,平時大家徒步,一次走個十來公里,最多二十多公里也就罷了,太多人覺得連續走100公里,絕對是不可思議的一個距離。

                陳偉峰回憶,當年看到那個帖子,他的第一反應也是驚訝,這怎么可能完成?明顯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。

                但深圳就是一個創造奇跡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  說干就干,說走就走。很快,有人報名想嘗試,有人報名做后勤……

                “我記得真正開走那一天,是個周六!碑斕,陳偉峰還要加班,忙完下班后,開車去到大鵬半島,見證了深圳歷史上第一次的“百公里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一席”的節目現場,陳偉峰分享了那個具有歷史意義的第一次,“最后‘行云流水’完成了全程103公里的徒步,他的太太‘如風’在72.5公里的時候下撤,他們走到大概60公里的時候,達到人體的極限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如風”下撤以后,“行云流水”一個人繼續前行,一路還有很多的朋友,跑步也好,騎著自行車也好,陪著他一起完成后面的30多公里……

                2、“百公里”精神:堅持是一種美,放棄也是一種美

                講述當年情形,陳偉峰很是感慨。

                當年的第一屆百公里,共有52個人出發,最后有6個人走完全程。

                估計連“行云流水”自己也想不到,他不經意的一個“希望挑戰自我”的倡議,猶如一顆種子,種進了深圳,后來在深圳生根、發芽,生長了整整二十年……

                從2001年的第一屆52人,到2016年的8萬人,“磨房深圳百公里”,越走人越多,越走路越寬。

                陳偉峰告訴我,二十年走下來,其實他沒有一次走完全程,最多一次走過二三十公里,就不走了,因為每年的他,不是一個單純的行走者,而是一個組織者和志愿者,更多承擔的是做后勤的角色,做收尾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說到做后勤,做組織,陳偉峰跟我們分享說,“深圳百公里”還有一個特色,即每一年都有一個主題口號,一年一換,很有意思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一年,是“用腳步丈量深圳”,后面的N多年,年年不同。

                讓他印象尤其深刻的年度口號,有一年叫“享受戶外 學會放棄”。

                確定這個主題的那一年,戶外運動在國內風起云涌,如火如荼,卻接連發生多起意外事件,包括深圳在內的一些“驢友”,出去徒步時,非要挑戰一些高難度的線路,結果可想而知……

                陳偉峰表示,很多戶外運動項目都具有相當高的風險性,而自助旅行也并不總是一帆風順,“享受戶外 學會放棄”,即出在那樣一個背景之下。

                先不說別的戶外項目,就拿“深圳百公里”徒步來說,“如果一個人平時不怎么運動,我們建議他量力而行,不贊成他走太遠,更不鼓勵他走完全程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多年來,很多人報名參加百公里之前,都想聽聽陳偉峰的建議。

                對此,在很多不同的場合,他不止一次地講,這要看個人平時的運動情況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如果平時不怎么運動,建議走20公里左右,不妨選擇下撤;如果平時經常運動,建議走到40公里左右,也就差不多了”。

                陳偉峰強調,超過50公里的距離,對于絕大多數人而言,既不可行也不提倡。

                在上文提到過的“一席”分享中,他就舉了第一屆的例子,網友“行云流水”的女友“如風”第一次走百公里,走到72.5公里的時候,她的大腿、小腿、腳底板,已經很痛很痛,因為長距離的徒步,重復地使用同一塊肌肉,肌肉之痛,超人想象,“如風”哭了四次,最后無奈下撤,不再堅持……

                所以,每年的百公里途中,尤其是走到六七十公里時,常見的情形是,“每一個人,腳上都起滿了泡,整個人都是拖著腳走,一個通宵之后,沾地就能睡著,不是一般的辛苦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辛苦,倒是其次,更關鍵的是,長時間的徒步,會對個人身體產生傷害,而且這種傷害是不可逆的,特別是對膝蓋的磨損。

                陳偉峰表示,百公里之所以被太多人喜愛,還在于,一個人平常很難有機會“虐一把自己”,把自己推到一種極限上,體會那種身體上和精神上的雙重折磨和刺激……

                刺激上癮,但要有度。

                每一年,陳偉峰和伙伴們,都要費盡口舌地告誡所有的參與者,在行走的過程中,每一個人,要關注自己的身體狀態,關注自己的精神狀態,要去聆聽自己的身體,留心身體反饋的信息,及時做出正確判斷,該放棄的時候就放棄,“放棄也是很勇敢的一種行為”。

                由此,這也帶出“深圳百公里”很重要的一個精神或內涵,那就是:堅持是一種美,放棄也是一種美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今年沒有走完,沒有關系,明年或者后年,再來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3、“百公里”理念:不把志愿者當保姆,自己搞定自己

                陳偉峰告訴我,參加“百公里”的人,總結來講,有兩種心態。

                一種是,很多人把“百公里”當作一個Party,比如一對情侶,幾個好哥們、好姐們,一個公司團隊,甚至是一家人,大人背著孩子等等,一起來走一走,玩一玩,非常興奮和Happy,重在參與,樂在其中;終點處,常常變身求婚處……

                另一種是,重度的參與者,視“百公里”為自己的精神家園,去體驗自己在生理上和心理上的極限,去體驗有無可能突破這樣一種極限……

                網友“井崗翠竹”,本職工作是物流公司的一位員工,作為一個非;钴S的戶外愛好者,他創造了“深圳百公里”歷史上少有的一項壯舉,從2004年到2013年,他走了整整十年的“百公里”,而且每一次都是走完全程;在完成十年“百公里”心愿之后,他變換身份,成為一名志愿者,帶領他的小伙伴,二三十人,承包了一個簽到點,為大家服務……

                類似“井崗翠竹”這樣的重度參與者,還有很多很多……

                不過,話又說回來,上文曾經講過,參加“百公里”是一項非常非常辛苦的事情,辛苦程度超乎想象,像“井崗翠竹”這樣能夠連續走完十年全程者,絕對算是大神級,少之又少。

                更多的人,行走在“百公里”途中,在感受到辛苦和痛苦之余,渴望得到別人更多的照顧,渴望得到沿途志愿者更多的幫助……

                渴望之心,人之常情,但很多時候,往往會異化為想當然,理所當然。

                每一年的“百公里”,或多或少,都會出現這樣一些人,視志愿者為“保姆”,經常提出一些看似合理卻額外的要求,諸如沿途的供水補給、食物補給、疏散用車等等……

                陳偉峰說,每年開走之前,他和伙伴們也會不厭其煩地分享戶外運動的基本理念,那就是:首先保證自己的安全,在此基礎之上,再去幫助你身邊的人……

                “我們一直跟大家強調,自己一定要先搞定自己,不能過多依賴領隊,不能過多依賴志愿者!

                為此,“百公里”有一年的年度口號,特意確定為:團隊合作 回歸自助。

                就是說,倡導所有的參與者,每一個人,所有的露營裝備,所有的食物和供水,你要自己來背,在確保自己安全的同時,鼓勵有余力者奉獻團隊,幫助他人……

                由此延伸開來,回歸日常生活,回歸工作狀態,何嘗不是如此?

                4、深圳人的“百公里”:既是徒步者的,也是志愿者的

                參與“百公里”,走,一種方式;另一種方式,是做志愿者。

                陳偉峰感慨地說,每一屆“百公里”,不只屬于徒步者,也屬于志愿者。

                可以想見,組織一年一度的“百公里”,最初幾年,上萬人參加,到后面近十萬人參加,需要投入大量的時間、精力和人員,組織之難,組織之累,超乎想象。

                2017年那一屆,在“百公里”的起點,陳偉峰和伙伴們,特意制作了一面志愿者榮譽墻,參與服務的所有志愿者的名字,都登記上墻。

                猜猜墻上有多少人?

                差不多接近兩千人!

                由此可見,深圳“百公里”的魅力,深圳人的魅力,深圳的魅力。

                陳偉峰說,每一年的志愿者團隊,會分成很多組,比如前期線路組、簽到組、紀念品組、后勤物資組、通訊組,還有應急救援組、醫療組等等……

                組織紛繁復雜,需要得力統籌。

                每年的“百公里”,都會有一個總協調人,總協調人的產生,也很有意思。

                過往十多年來,每年三月份的第三個周末,是“深圳百公里”的舉辦時間,每年的四月份,志愿者團隊的骨干們,都會一起吃個飯,飯局上,總結剛剛結束的“百公里”,也確定第二年的總協調人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可能某個老的志愿者,有這個意向,大家就開始起哄——你來干,你來干,沒問題沒問題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半推半就,伴著忽悠,這個人就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陳偉峰笑稱,這么多年下來,其實沒有約定俗成的規矩,一個人做了一年的總協調人,次年不可以繼續,但實際的情況是,沒有哪一個總協調人干完一年后,會主動提出再干一年……

                為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原因無他,三個字:太累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每年四月份敲定,八九月份,開始籌備,距離下一年的三月份,差不多有半年時間,特別是開走前兩個月左右,總協調人基本上會變成全職……

                做總協調人,除了承擔大量的協調工作,承擔一定的責任之外,還要承擔意料之外的苦衷,或者說非議。

                比如有一年的總協調人,恰好在那一年成了家,他把“家”的概念塞進主題口號里,還說服大家,一改過去走過很多年的“從西到東”路線,來一回“從東到西”,從郊區走向市區,寓意奔著家的方向……

                理想很豐滿,現實很骨感。

                原本以為,走向市區,可以解決困擾多年的人員疏散難題,但實際效果,著實打臉——

                徒步隊伍,正式出發以后,很多人走到三四十公里的時候,需要下撤,但那個時候,恰逢半夜,荒郊野嶺,沒有公共交通,被吐槽得一塌糊涂……

                事與愿違,心有不甘,熱心依舊。

                除了這些總協調人,每一屆“百公里”現場,還有數以千計的一線志愿者,有守在指揮中心的,有守在起點的,有沿途簽到點的,還環保志愿者,提醒徒步者沿途不要亂丟垃圾;還有專業的醫護人員志愿者……

                年年徒步現場,年年還會上演一幕幕讓人感動的場景,很多深圳市民自發參與進來,有的自組樂隊,現場演奏,為徒步者加油;有的煲好粥,煮好茶葉蛋,洗好黃瓜……

                徒步之路,蔓延幾十公里,幾十公里,處處溫情處處歌。

                百公里徒步,從一開始就打上了公益的烙印,每年除了上文提到的數量龐大的志愿者參與外,近年來還鏈接了多個公益項目和公益籌款進來,比如支持“手作步道”項目,主張以手工的方式維護步道,減少對環境生態的干擾;比如推出“拾點公益創綠行”,“讓大家在徒步的同時參加公益,讓百公里的挑戰富有社會意義,市民可以通過徒步行動影響身邊的親朋好友,為他們關注的公益項目捐款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5、深圳的“百公里”:它像一塊磁鐵,它是一粒種子

                時至今日,“深圳百公里”活動,早已不再是一場簡單的戶外徒步,它像一塊磁鐵,一年啟動一次神奇的吸力,吸引著生活在這座城市里的人們,吸引著這座年輕的城市……

                暢快地走一回,暢快地樂一回。

                陳偉峰還分享了一個鮮為人知的幕后故事,那就是“百公里”舉辦了20年,前面的十幾年,一直像野草一樣在野蠻地生長,報備是近幾年才去做的,“此前很多年,我們一直沒有去報備,中間也沒有人跟我們提報備的事!

                雖然沒有報備,但政府相關部門并沒有閑著,“每一年,交警、公安的人,都會通宵達旦地陪著我們在百公里的路上,還有城管的衛生清潔人員,沿途一直在默默做著工作”。

                陳偉峰感嘆,“深圳百公里”連續舉辦這么多年,一直很安全,沒有出過什么太大的問題,固然離不開徒步者、志愿者們的配合與合作,也離不開交警、城管等部門的理解和支持,是這座城市方方面面給予了非常非常大的寬容和支持。

                有人問:“百公里”為什么會發端于深圳?“百公里”跟現在的馬拉松有什么區別?

                陳偉峰給出的回答是:馬拉松,更像是現代化工業社會出來的一個產品,它是一個產品,它是可以復制的,而“百公里”其實是一粒種子,把這個種子丟到山里面,有陽光、雨露的時候,它自己會發芽,自己會長出來……

                深圳在2000年的時候,是一個非常年輕的城市,天南地北的年輕人,年輕的移民,涌來深圳,在“磨房”這個平臺上,不講究先來后到,不在意社會身份,實現了彼此的平等。

                在參與“百公里”的24小時甚至更長的時間段里,每一個人的角色界定清晰:我就是單純來走路的,我就是來做志愿者的,非常簡單的一個念頭或想法。

  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  “深圳百公里”,當年一個提議,猶如一粒種子,種進深圳這片土地,這片土地的開放和包容,這片土地的進取和團結,讓這粒種子歷經二十年的風風雨雨,成長為一棵參天大樹,成長為代表城市精神的一個符號。

                陳偉峰欣慰地說,“百公里”這棵大樹,早已經結出新的種子,比如開展戶外運動課程的培訓,比如社會應急救援的探索,深圳是全國最早成立山地救援隊的地方,而做這些工作的人員,都是深圳“磨房”的驢友們……

                這就是陳偉峰與“深圳百公里”的故事,也是“百公里”與深圳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深圳百公里”輝煌的過去,值得品評;“百公里”更美好的未來,值得期待。

                祝!吧钲诎俟铩,祝福深圳。

                深圳的腳步,中國的腳步

                2020年,是深圳特區正式成立四十周年。

                四十年來,深圳做對了什么?中國做對了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深圳的四十年,有太多的故事、有太多的經驗,值得總結和評說。

                大眾網·海報新聞廣州新聞中心在2020年走進深圳,推出大型原創全媒體產品:《深圳的腳步——40位深圳人眼中的特區40年》,訪談40位在深圳打拼的行業精英,通過鮮活的個人講述、個人評說,呈現深圳的四十年。

                2019年8月9日,中央公布《關于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的意見》,從經濟特區到“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”,深圳,在新時代被賦予新使命。

                2018年,深圳GDP首次超過香港;2019年,深圳GDP突破2.6萬億元,位列上海、北京之后,排名全國第三。亮眼數字、輝煌成就的背后,是開放多元、兼容并蓄的城市文化和敢闖敢試、敢為人先、埋頭苦干的特區精神,是千千萬萬的新深圳人,奔來深圳,融入深圳,扎根深圳,奉獻深圳,成就深圳……

                深圳有今天,離不開黨和國家的英明決策,離不開千千萬萬深圳人的接力付出和不懈奮斗,深圳的歷史,由千千萬萬的深圳人揮灑汗水、共同書寫;深圳的輝煌,由千千萬萬的深圳人共同成就……

                深圳的城市文化、特區精神,不是空洞的口號,而是像胎記一般,蘊藏在深圳辛苦打拼的每一位普通人身上,蘊藏在深圳飛速發展的產業和行業中。

  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  深圳歷史,個人親歷;深圳經驗,個人評說。

                深圳的四十年、深圳的經驗,將透過40期鮮活的個人講述、個人評說,走向山東,走向全國。

              男女猛烈无遮激烈太紧动态图,男女猛烈无遮激烈太紧动态图,国产成人喷潮在线观看,久久精品无码专区免费首页
      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